seven?

Dear molly:我跟随皇帝的大军来到奥斯特里茨…

小时候在少年宫学国画时老师告诉我们一个名叫八大山人的古怪画家,可是那时我们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画那些翻着白眼的孤鸟…

有一天下午 蛇精病犯了…

我还以幻想成为内心世界的王、成为冷静观察的大艺术家为乐。尽管我外表寒酸,可精神世界却比谁都富有。抱有一种难以拂除的自卑感的少年,认为自己是被悄悄挑选出来的人,这不也是理所当然的吗?我总觉得这个世界的某一个地方,存在着我自己尚未知晓的使命在等待着我——《金阁寺》三岛由纪夫

连续几天睡前临摹一位画师的画 他名字里有日文假名 我不认识…

c

海洋里的秘密 不光只有装满了财宝的海盗船残骸…

今年开春以后 我再也没在院子里看见阪本先生 是月夜私奔了还是死在没人发现的角落…还是第一种设定比较好。

吹短笛的男孩和乱入物质

看完《起风了》总感觉是没有讲述完故事……

QL君的堆积物:

记录本:最近在赶稿了 今晚终于有了空闲 整理一下自己的渣画 发现可以直视的很少很少 = = 夏天一来 吹风扇边吃西瓜边涂鸦 果然是一大乐趣 不过我还是喜欢过冬天… 因为喜欢看光秃秃的枝桠 有些时候看似阴郁暗淡的倾颓倒比郁郁葱葱的繁茂更加吸引人………………又想胡言乱语 止住

评论

热度(205)